有哪些十分阴暗令人感到不适的游戏

2019-12-07 09:22:04

来介绍一个有点悲伤、直戳阴暗、但发人深省的小游戏吧。我当时玩到最后一关的时候,痛哭流涕。《Thecompanyofmyself》开篇自白:“首先你要知道,我是一个人——而且已经一个人很久了。我习惯这种生活,其实还挺满意的。在我开始这种独居生活之前,我有两个爱好。其中之一就是伪装。直至今日,即使我知道自己无法和别人共处,我依然能坦然地站在他们面前,逗他们笑,时不时制造点惊喜。这挺讽刺的,不是么。这种感觉,不太好。”那第二个爱好是什么呢?一个叫Kathryn的姑娘。不过这个等会再说。我和其他人一样,每天都会遇到一些烦心事。只不过不同的是,他们有朋友为自己打气。我没有。换个生动点的方式向你展示我的生活吧:)看到了吗?右边有个绿色的方块。我想和它交朋友。非常想,特别想,想极了。(非常简单的游戏,方向键操控“我”行走,每一关以到达绿色方块为胜利。不过这家伙,还真是多愁善感啊。像我一样。)嘿,我在接近它了。它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?它注意到我了吗?还是……它只是假装没有看到我?(一开始我以为这就是个超级玛丽类的游戏,正准备玩完这关就退了时发现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。因为很快就遇到了跳一下跳不上去的地方。但……)你可以召唤“小伙伴”来帮助你!当然,这个“小伙伴”就是我自己了——哈哈,你不会忘了,我没有朋友吧?每次按空格,就会召唤出一个“过去的我”,它完全重复我点空格前的运动轨迹,而这样,我就可以站在““过去的我””的肩上跳过很高很高的障碍。就像这样。只是慢了一点而已……和有朋友,并没有什么差别嘛。有时候它帮我操纵开关,打开障碍。我们协同合作,判若一人。(通过触碰下层的黑色开关,上层的黑色石块会自动消失)但毕竟,我们之间仍然有所区别。有些障碍我能通过,它不能。(真实的我可以通过粉色光束,但“过去的我”不行)但有些障碍,它穿行自如,我却被牢牢禁锢。(反之,绿色光束仅能由“过去的我”通过)但我们之间的不同反而成为了我达到目的地的有力帮助。当然,最好的帮手还是它……或者,是我自己?(比如上图,真正的我需要在平地重复跳跃,这样“过去的我”才能顺利踩着阶梯上去为我打开开关)希望没人在偷看……要不他们一定觉得我疯了。当然还有些时候,它不仅要帮我“开锁”。嘿兄弟,没有你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——这样说来,我还真是一点儿也不需要别人帮忙啊。但有些问题依然萦绕在我心头不能挥去。为什么我无法与别人相处呢?是时候告诉你,关于Kathryn的故事了。我第一次遇到Kathryn的时候,一切稀松平常。只是道路的交汇点,突然多了一个她。就这样,我们成为了搭档。那时我还没像现在这样孤独,并不会召唤自己的影子通关。看来达尔文的进化论果然没错,一切技能都是应需而生的嘛(笑)。她的脚步很轻,我的回应很慢。但我们的默契永远最快且毫无错误。这就是搭档的含义吧。当有问题出现时,我们总是一切解决。哈哈,现在我倒是要独自面对这些同样的问题了。我那时真是天真。又傻又天真。我并未发觉我有多需要她。以及……她有多依赖我。我帮助她,她帮助我。一起。我根本没有想到,结局会来得这样突然。(请注意粉色开关是落在黑色石块上的。换言之,Kathryn跳到黑色石块上触碰粉色开关,由此“我”可以进入终点,但“我”要解锁黑色石块,Kathryn就会掉入深渊)我被巨大的自责包裹。数日,根本无法出门见人。但她已经离去了。如今我独自一人。我再也无法和他人交谈。我的大脑里总有一个兴奋的小人在大喊:“到终点啦!”你知道吗,我突然觉得,我要是早点学会““过去的我”召唤术就好了。那样,Kathryn在一开始就不用遇见我了。如今我继续独自行走着。很多时候我要召唤出很多、很多个自己。我们共同行走。我觉得这并不仅仅是为了通关。更多的时候,是因为,我太孤独了。等等……是不是我的故事太长,你已经开始犯困了?别、别、别,先别走,我还有话要说。真的。你看,我们到最后一关啦。(必须一再召唤“过去的我”,然后重复跳入深渊的动作。一再重复,一再重复。直到……你可以踩着过去的自己,让他们坠入深渊的同时,你到达新的彼岸。)【游戏完】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我是在12年的时候,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的。开始觉得无聊,后来被精妙的逻辑激起兴趣,再后来被Kathryn的故事吸引。最后,在终关踏着“过去的自己”到达彼岸时,哭了出来。真的是,停在悬崖那一端,站在绿色方块面前,放声大哭了好久。我们都有放不下的人和放不下的过往,它们如影随形,如心跳如血液,循环在每一天的呼吸里。有时我们牺牲一杯奶茶、一场电影、一夜好眠、一个春秋、一个爱人,只想继续走自己的路。孰不知早已在一个人踏上征程时,心痛地大哭起来。然而何时才能迎来救赎呢?那年我高考失利,一整年在新的高校怏怏不乐,每天在七八个社团辗转,一有活动和比赛就扑上去参加,忙到真的没空吃饭、每天只睡5个小时,只想麻痹自己——没事,你还没那么差,没差那么多。那年我终于向早已冷对待已久、只想拖到我开口的前男友告别,第二天就去了地震灾区,只想忙一点、忘记你快一点,然而一周、一月、一个夏天,没有用,根本无济于事。很多很多时候,我站在泥潭边缘看着深陷其中的自己,多想问问时间:“我要什么时候,才能真正走出来呢?”这就是答案。等到你终于愿意放弃所有恋恋不舍的自己,踩在旧时光的尸体上,昂首阔步向前。===================最后,游戏制作人放了一段背景陈述:“在Jack精神崩溃之后,我成为了他的精神治疗医师。起初与他交谈时,我并未发现异常。Jack能够精确回忆往事,他可以轻松将过去的事情串联起来。唯一的问题是,他似乎记不起来我曾经见过他。在过去的八年里,我每周都会和他聊天,而他总在和我说着相同的事情。他认为自己是个独居者——这倒也解释了为什么在住院期间,他始终认为自己被单独监禁的事实。谈起自己的人生时,他总是寥寥数语。接着便一次又一次的进入那个最后的故事:他是如何失去他的挚爱Kathryn的。他知道她已经去世,也能隐约感受到自己似乎在某种意义上要负责任。但他想不起来,正是他自己谋杀了Kathryn.她被埋入后院花园,身体装在一个绿色包装盒里——显然,这是Jack唯一能找到的用作棺木的东西了。他还种了两朵花在她的‘坟墓’前。他认为,Kathryn的死是造成他无法与人交谈的直接原因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这样想也没错。这是我为Jack撰写的最后一份报告。在他身上,我找不到任何痊愈的可能性。而且,无论对他自己还是对别人,对Jack的赦免都太过危险。”这个游戏,直到这里才算是一个让人汗毛倒竖的游戏。所有看似温暖简单的图像都是隐喻,绿色盒子装着Kathryn的尸体,Kathryn坠入深渊其实是被Jack谋杀,就连那画风清新的花朵都是杀人后种在坟前的纪念。但我觉得最大的隐喻才最令人战栗:我们生来孤独。无人可以同行,无人。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这是游戏的最终幕:“医生也走了,最后一个听我讲故事的人也走了。”游戏地址:CompanyofMyself懒得自己玩也可以在这里直接看通关视频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tI0RfSn8oYg

上一篇:移动app个人开发者靠什么挣钱
下一篇:有哪些人性的黑暗面尤其是男女关系的黑暗面_2